【丸昴】如果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毛毛睡在旁边

  小甜饼
  超长命名
  如果看见这样的毛毛,可能要失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早上下雨了,雨声透过禁闭的窗依稀传了进来。
  丸山就是被这样的雨吵醒的。
  想要爬起来的时候,才感觉到手臂好像被什么压住了。
  “?”
  疑惑着的丸山低头,立马看见了枕在自己手臂上的涉谷。
  Subaru睡在旁边。
  如果有了这样的认识,就会开始感觉到让人脸红心跳的东西了。
  涉谷的头发把手臂刺得痒痒的,摸上去软软的手感。呼吸打在胸膛的时候暖暖的又有点湿润,脚有时候会不安分搭在身上,还有超级无敌可爱的睡脸。
  挣扎着想要拿手机把这些都拍下来的丸山,不小心把涉谷弄醒了。
  “Maru……?”显然还没有睡醒,涉谷半张着眼睛,用着不确定的声音问道。
  “呼嗯…继续睡吧……”没有细想,涉谷又立马被睡意诱惑成功了。
  呜哇,这种软软的、拖长的声音怎么这么可爱!这是犯罪!
  红了脸的丸山如此想。
  “……继续睡吧。”
  红了脸的丸山如此说。
 

【丸昴】甜甜的 BG向

 
  蠢蠢欲动想要发小甜饼。ヘ(´ー`ヘ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情人节
丸子×涉谷

  3.9
  最近的丸子总是带着点甜甜的味道。

  3.12
  今天的课结束后,锦子兴致勃勃地想要约丸子去玩,却被拒绝了。
  "抱歉抱歉,有事情做。"丸子双手合十,露出歉意的眼神,就这样拒绝了锦子。
  "真是的,最近你在忙什么啊,都不跟我出去玩了。"锦子有点委屈,就抱怨了几句。
  "抱歉抱歉,下次吧。"丸子吐了下舌头。

  3.13
  "这样怎么样呢?嗯……红色比较好吧!"丸子看着眼前小巧精致的点心,思考着包装上的蝴蝶结哪个颜色比较好看,最后在一番挣扎之后,选定了红色。
  "不知道前辈会不会收下……就说是友情巧克力吧。"丸子想着,"虽然真正想给的,才不是友情巧克力……"

  3.14
  "涉谷前辈!这是给你的巧克力!给我们友情的巧克力哦!"眼前,丸子以90度鞠着躬,并用双手奉上了一份礼物。因为低垂着头,刘海垂了下来,导致涉谷无法看到她的表情,只得将目光投向这份礼物。
 透明的包装纸上面别着一个个红红的蝴蝶结,大大的蝴蝶结显得这个礼物小巧精致。里面躺着几个巧克力球,巧克力球的上面裹着一层薄薄的椰丝,看上去十分诱人。
  但是我想要的,才不是这种巧克力。
  "友情巧克力?我不要。"涉谷的声音冷冷的,眉毛拧成了一团,显得十分不高兴。
  "诶!"丸子一下子就泛起了泪水,连忙用手去擦,却被涉谷发现擦眼泪的手上贴满了卡通创可贴。
  "……算了,吃一个。"涉谷妥协了,胡乱地接过来,粗暴地撕开包装后,吞了一个巧克力球下去。
  "太甜了,这是巧克力啊。"他说着,露出有点嫌弃的表情。
  "诶,真的?"丸子的脸因为丢脸,一下子变得红彤彤的了。
  诶,糖加太多了?早知道先试试了……
  她想着,伸手想要拿一个试试,手却在半空中被抓住了。
  "嗯,真的,你试试就知道了。"涉谷说着,亲上了丸子,微微有点苦的巧克力的味道一下子在口中弥漫开。
  "!"眼前丸子瞪大了眼睛,慌张中又有点享受的样子可爱极了。
  "真的是,甜甜的。"

沐浴露
SUBAKO×MARU

  "好甜的味道。"丸山从背后环抱住正在打游戏的subako,说道。
  刚刚洗完澡的subako穿着丸山的Tー恤
衫,两条白皙修长的腿随意地盘着,如果换一个角度,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subako的内裤,是蓝白条纹的。
  新买的柑橘沐浴露的味道扑鼻而来,是一种清新且甘甜的味道。
  "你一定很好吃,甜甜的。"丸山把头埋在她的肩上,再次说了一句。
  "嗯。"subako趁着游戏被打死的空当,转过头轻轻地在丸山的脸上啾了一下,然后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说:
  "你也一定很好吃,因为你也是……"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甜甜的。"

【丸昴】与伪装野兽的猫

作家丸×流浪歌手(杀手)昴

  万年小学生文笔,大家看的开心就好,有什么错误,请一定要告诉我。( ー̀дー́ )

 1.
 "唔,终于赶完稿了!啊,都2点了,还没有吃东西,去一趟便利店吧。"丸山伸了个懒腰,喃喃自语道。
  然后丸山捡了一个人回来,一只小小个子的大叔。
  小个子大叔是他在路边的垃圾堆发现的,醉醺醺的,抱着吉他在深夜的街上旁若无人地高歌。
  唱的真好听的,但是这样下去会被骂吧?丸山担心地想着,莫名其妙地就把醉醺醺的大叔拖回去了。

2.
  涉谷醒来,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。本应该思考为什么会在这里,但头因为宿醉疼到快要炸裂,让他干脆放弃了思考。
  早晨的阳光暖暖地照进来,撒在地上。
  想晒太阳。
  涉谷想着,摇晃着站起身来,想要走到太阳照射范围内。可刚走第一步,他就踩到了奇怪的东西。
  "诶!腿?!"涉谷吓得跳了起来,叫出了声。
  "嗷!好疼!"丸山痛醒,抱着自己受伤的腿哀嚎着。
  "有人?"涉谷惊得后退了一步,接着又往前走了几步,整个人跨坐在丸山身上,手按住了他的胸膛,问道:"你是谁,这是哪里。"
  "诶,我是丸山,丸山隆平。职业是作家。大晚上的,你喝醉了在街上唱歌,会吵到人的,所以我就把你带回来了!"丸山被这个小个子大叔按着,只得乖乖回答回答道,还多了点不必要的内容。
  "涉谷昴。流浪歌手,或者说是无业游民。"涉谷得到回答后心满意足,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职业。
  但是他没有起身,仍然跨坐在丸山身上,眼睛看了一下丸山的家,脸上露出了略略带着威胁的笑容,向丸山宣布。
  "我要住在这里。房租我会定时交的,我要的地方不多,够我睡觉就行。没有意见吧?"
  "诶!额?这样不好吧……"丸山看着这个小个子大叔凶恶的表情,有点被吓到了,但是还是壮着胆子摇了摇头。
  "那就这么定了。"涉谷站起来,高兴地晃了晃脑袋,一副完全没听到丸山在说什么的样子。
  敢情涉谷一开始就没打算听他的意见,但他也不是多强硬的人,做不到把涉谷丢出去,也就只能留着他了。丸山垂头丧气地想着。

3.
  涉谷其实不怎么常待在这里,时常都是三餐时间会回来,吃了饭以后就出去,前后花费甚至不到30分钟。其实一开始他是不回来吃的,后来有一次,吃了丸山的料理,从此以后就次次回来。而且不管吃了多少次,他还是会一脸高兴地说道:"好吃!"
  但是也有过是好几天不回来的情况,而且每次回来以后也都是一脸疲劳,什么也不说就躺下了,晚上也总是深夜才回来。虽然涉谷已经是很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音吵醒丸山了,但是丸山不知为何总是能注意到。
  有时候还会起来给他煮些吃的,但更多的时候,都是假装睡着,感受着涉谷在黑暗中的活动。
  这时候涉谷总会找出医药箱,包扎伤口。丸山是能猜到的,因为涉谷一进来,空气中就会飘着一种涉谷他自己察觉不到的血腥气味。
  在不为人知的深夜。
  他是一只暗自舔舐伤口的野兽。

  但在相处许久以后,涉谷逐渐减少了出去的时间,常常会留在家里弹着吉他唱着歌。
  丸山一定是最忠实的粉丝,无论何时都会认真地听,脸上挂着的温暖笑容渐渐感染了涉谷,于是他开始收起爪牙,露出了自己柔软的一面。
  午后常常可以见到涉谷午睡的样子。
  丸山吃完午饭就钻进了房间写作,现在因为尿急跑了出来,解决完毕。
  丸山从厕所出来,便看见了涉谷在睡觉。
  他躺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地方,整个人蜷成了一小团,还未干的头发分撒在周围,轻悠悠的呼吸一下一下,就好似一根羽毛在逗弄丸山,惹得他心痒痒。
  "Subaru?头发还没有干,不能睡啊。"丸山看着涉谷还未干的头发,想要把他叫起来。
  "嗯……帮我吹干。"
  涉谷翻了个身,迷迷蒙蒙地看着丸山,用着因没有睡醒而软绵绵的声音向丸山撒娇。
  "好!"显然这撒娇是有效而又致命的,丸山感觉自己的心都颤抖了一下,脸在他没有察觉间染上淡淡的粉色。
 涉谷盘腿背靠在丸山身上,一下一下地点着脑袋。
  吹风筒的声音很大,头发被温柔地撩起,可以感觉到丸山的手在头发间隙撩过,这些事情,不知为何带来了丝丝的安心。
  涉谷想着,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。
  他犹如一只猫,向丸山撒娇着。

4.
  丸山又开始写一本小说了,讲述了关于杀手和作家的故事。

  今天作家给杀手吹头发了。

  丸山今天更新了这样的内容。

5.
  "砰!"
  重物倒地的声音让丸山有点奇怪,他走出门,便注意到了涉谷。平时气势汹汹的涉谷,此时却虚弱得不得了。
    涉谷靠倒在门边,衣服染满了血,特别是左腹部,不停在冒血,浓浓的血腥味向丸山扑来。
  "打……"涉谷说着,从裤兜里面掏了一张纸条递给丸山,上面写着不认识的电话号码。
  他手忙脚乱地打了纸条上的电话号码。
  电话一下子就通了,那边传来一个声音:"Subaru你去哪了。"
  "Subaru他受伤了……"丸山努力镇定了自己,却仍然忍不住颤了声。
  "嘟嘟嘟……"
  电话一下子被挂断了,丸山丢下手机,不去想太多。急急地跑去找了医药箱,想要处理一下涉谷的伤势。一掀开衣服,那触目惊心的伤就展现在丸山的面前,而在别的地方也密密麻麻地布着许多伤疤。
  心疼。
  他一直知道,但是他也一直在假装不知道,他其实一直试图逃避涉谷,但如今这个问题就这样摆在他的面前,逼他去思考。
  自己真的能够接受涉谷吗。
  也许已经得出答案了。

6.
 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随着"砰!"的一声巨响,他家的门被踹开了。
  这是丸山第一次知道,涉谷还有哥哥。
  这个男人,一脚踹飞了他的门,然后抱起涉谷就走了。
  只留了一句:"我是Subaru的哥哥,谢谢你长期对他的关照,以后不会让他打扰你了。"
  男人看着涉谷,脸上也满是心疼,是一种能够坦坦荡荡地表现出来的心疼。

7.
  杀手离开了作家。

  丸山更新了这样的内容。

8.
  "yoko,吃不下去。"涉谷此时躺在病床上,看着眼前的食物,脸上写满了嫌弃。
  "hina最近忙,不能给你做饭菜,你勉强也要给我吞下去。"横山看着涉谷,脸上面无表情。
  "谁让你自己冲动了。"他说完,又填了句。
  "……那天很重要,我想在12点前解决。"涉谷沉默片刻,轻轻地说道。
  "有东西想要给别人。"涉谷手中拿着还未送出去的巧克力,想着: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肉麻了,要靠这种东西才有勇气。
  "啧啧啧,hina要是看到会很高兴的。毕竟难得你会这么……好了好了,我不打扰你了,毕竟你还是病人呢。"横山没有继续说完,意味深长地对着涉谷笑了一下,退出了房间。

9.
  涉谷被带回去了。
  丸山经常不能认识到这一点。
  会不小心做两人份的饭菜,然后在等了很久很久以后,才想起来:啊,涉谷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最后只能一个人解决所有的饭菜。
  会在深夜的时候迷迷糊糊醒来,看向涉谷的被子,想:涉谷还没有回来吗?然后突然想起:涉谷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
  想他在吃他做的饭菜时高兴地说:"好吃!"的可爱表情。
  难受时好像猫咪一样蜷缩成一团的样子。
  在炸毛时气呼呼的样子。
  睡觉时毫无防备的样子。
  还有,那一天,他受伤的样子。
  "Subaru,Subaru……"
  这些回忆,全凝聚成了丸山此时的一声声呼唤。
  "Subaru……好想你啊。"
 
10.
  "我回来了,叫我干嘛!吵死了,我爬到窗口,还以为是什么鬼魂,吓得差点从2楼掉下去啊。"涉谷此时如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,跨坐在丸山的身上。
  丸山平躺着,看着居高临下的涉谷。眼眶红了一分,他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红红的眼眶,哽咽着说道:"我以为,你再也不回来了。你不在,我才发现我喜欢你啊。"
  "看我!"涉谷生气了,他掰开丸山挡在脸上的手,大声说道。
  "笨蛋啊你!你做饭这么好吃,我已经吃习惯了这么好吃的饭菜,完全就吃不下别的东西了,所以我会回来的。医院的饭菜超难吃的,hina做的饭也不够以前吃起来那么香了,别哭了,去给我做饭。!"涉谷嚷嚷着,语气很是凶恶,但是脸却染上了绯色。眼睛仍然紧紧地盯着丸山,好似害怕错过他的一丝反应。
  "还有,我也喜欢你。"
  涉谷说完,把一个甜甜的带着一丝丝苦的巧克力塞到了丸山嘴里,紧接着是涉谷的嘴唇吻了上来。
  "迟到的情人节礼物。"涉谷结束了这个吻之后说道。
  丸山忍不住了,一只手放在了涉谷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则放在了涉谷的腰上,紧紧搂住了他,再次吻住了涉谷。
  绵长的吻结束后,丸山的手就不安分地伸进了涉谷的衣服里,但绷带的触感让他立马清醒了头脑,收回了手。
  "maru?"涉谷显然对丸山突然把手收回去感到奇怪,微微喘息着,甜膩的气息在丸山耳边缭绕。
  "你还没有好。"丸山说着,放开了涉谷。
  "笨蛋,只有这种时候才温柔。"涉谷显然略有不满,手主动伸进了丸山的裤子里。
  "弄坏我吧。"他用满带诱惑的话语,向丸山发出邀请。

11.
  杀手回来了,并且和作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 
  丸山今天更新了这样的内容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PS:
  Subaru受伤的那里,因为完全没有经验,所以如果捅到会死,或者不会流好多好多血,就把Subaru当奇迹boy看吧。
  永远不开车的某人。

【丸昴】误会③ BG向 完结

  一连几天,丸山和昴子在公司见面都有些许尴尬,只是,丸山掩饰地很好,笑得开心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昴子却做不到,笑容僵硬,动作机械。八卦的同事一下子就看出来了。
  说实话,大家都可以看出来丸山在意极对方了,昴子也在意极对方了。但是两个笨蛋,偏偏就是不知道。于是大家也装作不知道,不时却又偷偷在背后推一把,就比如现在。
  刚刚到家,丸山就接到了横山的电话:"喂喂?maru,来陪可怜的上司喝酒吧,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。在xxx,限你20分钟到达,不过来就扣你工资哦。"
  "……诶!"丸山慌了。

  等到丸山急匆匆地赶到了之后,却发现除了横山,还有很多人都在。横山的女朋友村子啊,还有大仓、安子、锦子和昴子。
  横山喝得开心极了,还有温柔的村子在旁边,哪里像横山说得那么可怜。
  于是丸山愤愤不平地也喝了起来,却在喝到一半发现不对劲。
  大仓和安子说有事走了。
  锦子喝着喝着说男朋友找,跑没影了。
  横山和村子则是说有点闷,出去吹吹风,结果留了一条短信"村子突然身体不舒服,我们先回去了。你要好好把昴子送回家哦。"之后一去不复返。
  丸山叹了口气,看着喝得烂醉如泥的昴子,心情愈发复杂。
  今天的昴子穿的很可爱,大大的白色衬衫上是烤鱿鱼的图案,非常地有意思。过长的下摆遮住了她的短裤,只露出白皙的腿。
  这简直是引人犯罪啊!
  丸山死命压制了一下自己,看着昴子,明白她这个状态,想让她自己走,简直是痴人说梦话。无奈,只得背起昴子。
  还好她家离这里不远,走个五分钟就到了。丸山想着,却一再拖慢了速度。
  "maru,放我下来!"还没走到一半,昴子就醒了,强烈要求丸山把她放下来。无奈,丸山只得放下她。
  "maru你有女朋友了,就不能干这么轻浮的事情了!"昴子一下来,就好像炸毛的猫咪一样,气呼呼地教训了丸山。
  "诶?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?"丸山茫然狸猫脸。
  "我看见了哦,上次酒会的时候,你不是出去了一下吗,那个时候亲了你的脸的,是你的女朋友吧!"
  "那个是我的表姐……"
  "诶,一直是我误会了!?那我喜欢丸山就不会有问题了?"因为太高兴,昴子连心里话都说出来了。片刻,反应过来以后,她刚刚消红的脸,一下子又红了。连忙摆手
  丸山看着这样的昴子,噗呲一下笑出了声。
  "诶?你不是喜欢yoko吗?"丸山再次茫然了。
  "诶,我当然喜欢yoko啊,他是我的哥哥啊!"
  丸山突然泄气了,他原来想了这么久的情敌,是昴子的哥哥……
  "我喜欢你"丸山看着昴子,眼里满是认真。
  "我也喜欢你!"昴子高兴极了,那双眼睛如装满了一整个星空一样漂亮。她拉着丸山的衣服,踮起脚尖轻轻地亲了他的脸一下。
  "消毒哦!以后不许给别人亲!"昴子好像生气,又非常高兴地说道。
  "昴子在嫉妒吗?"丸山抱住了昴子,欣喜地问道。
  "没有!没有!"这只小猫咪被发现之后就炸毛了,挣扎着反驳丸山。可脸这么红,是掩盖不住的。
  丸山想着,吻住了昴子喋喋不休还在试图掩饰的嘴。
 嗯,果然跟我想的一样,是甜甜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凄凉,文笔实在是不行,好想哭啊,不过总算写完了哈哈哈(●´∀)σ刚刚太得意忘形了。

【丸昴】误会② BG向

厨房里抽油烟机传出的嘈杂声音,那个人轻轻哼着的歌还有煎蛋的香味。
  被这些叫醒的昴子迷迷糊糊地翻了个滚,又蹭了蹭被子,才伸了个懒腰,挣扎着下了床。
  "准备早餐。"她打了个哈欠,自言自语道。却在走了几步后,才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,僵在了原地。在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布置后,昴子才终于反应过来,这不是自己的家。
  她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因为丸山正好,在她了解现在的情况后,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看着她笑的开心。
  "早!昴子!"
  "诶?早!"昴子呆呆地点点头,满是僵硬地回应道。
  "还没有睡醒吗?这么呆可不行啊!你坐等一会,早餐快准备好了哦。"丸山看着昴子的样子,好像笑的更加开心了,他说完了之后又缩回去继续做早餐了。
  昴子又是点点头,却没有如丸山说的那样找个地方坐着,而是四处晃悠起来。
  看看墙纸,摸摸丸山的琴。
  "叮铃铃~"她的手机响了。
 
  丸山端早餐出来时,她正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打电话。
  这么小的身子装在大大的狸猫服里面,显得笨笨的,真是犯规的可爱呢。丸山想着就的时候,昴子打完了电话,回过头看到丸山,露出了个开心的笑容。阳光给她镀了一层金边,一切,在这一刻显得很是梦幻。
  丸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,招呼着昴子:"你要是不过来,我就吃掉全部的煎蛋了哦!"
  "啊!不行!Maru,我也要吃!"昴子一听,对于可能属于自己的食物将要被抢夺感到满满的慌张,连忙跑了过来。
  却因为睡衣太大,而不小心踩到了自己,眼看就要碰到地板了,昴子连忙想要抓住什么东西。
  但是没有成功。
  她没有如想象中一样,摔到坚硬的地板上。而是摔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。
  "Maru?"
  "诶?啊!"
  昴子有点慌张。
  而下意识伸手去接住昴子的丸山,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。
  两个人的脸都红的像成熟的苹果一样。
  昴子努力挤出一个微笑,有点急急地说道"谢……谢谢!啊!刚刚我表弟说有急事找我,我回去咯!"说完,推开了丸山,慌慌的套了鞋子,就跑了。
  "砰!"因为慌张,昴子不小心把门关的很大声。
  才跑出一小会,她就腿软了,靠倒在旁边的墙壁上,捂着滚烫的脸,小声地埋怨自己的反应:"真是的,我怎么这么大反应。要是让maru看出来,会对他造成困扰的。"
  丸山则站在原地,手中的柔软还在,她刚刚温暖的吐息在他胸膛的感觉还残留着。他看着准备了两份的早餐,满是失落地喃喃自语道:
  "你还没有,吃我做的早餐呢……"

【丸昴】误会① BG向

  第一次发文,有点小紧张,文笔不好,可能会各种莫名其妙多出的亲属关系,为了剧情发展需要,所以请务必不要在意。   
  最后祝各位看官愉快。(๑'ᴗ')=͟͟͞͞➳❀     

  "去我家吧!"他急急地拉住了浑身湿漉漉的昴子。     

   坦白说,丸山只是一时冲动就把昴子带回了家。他的脑子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短路了,说出那样的话,也只是一时冲动罢了。那样难过的昴子,认识她这么久以来,可以说是第一次看见。     
  他可能也明白为什么,因为裕前辈,在刚刚的酒会上宣布了他与村子交往的消息。      
 
  "我和村子交往了。"yoko带着些许雀跃,宣布了这个消息,脸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害羞,红彤彤的。
   刚刚被表姐放回来的丸山,刚刚好听见了这句话。他的手拿着纸巾,还在擦拭着刚刚表姐恶作剧时,留在他脸上的唇印,就听到了这么个消息。
  丸山的心情比yoko更加雀跃。
  这之中,除了作为兄弟,为yoko成功交到女朋友而高兴。还有一点私心,那就是,如果yoko有女朋友了,那么昴子就会放弃了吧?     
  这么想着的他,脚步不禁轻盈了些许,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笑容。
   他刚刚走进来,昴子便跑出去了。
   昴子,哭了?丸山好像看到了她红红的眼眶,没来得及坐下来,便慌忙一转身就追了出去。大家喝的半醉半醒的,倒没注意到这两个人。唯有yoko眯了眯眼,笑的更加开心了。

  然而,现在丸山对着一声不吭地戳着蛋包饭的昴子显得手足无措。    
  她的眼眶和鼻头依旧还是红彤彤的,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擦的半干,披散在肩上。因为之前的那套衣服湿了,所以现在是穿着他的睡衣。那是一套狸猫连体服,暖暖的,他非常喜欢穿。现在却把小小的昴子包裹在里面,显得尤其可爱。     
  看的丸山脸有点红,表面上却依旧满不在意。   
   "为什么不是我呢?"昴子的眼眶又红了一分,泪水又滑了下来,顺着她的脸庞,一滴滴落在米饭上。她也不擦,只是抽搭了一下鼻子,任由泪水滴落。     
  丸山没有回答,只是在听到这话时,眼神不觉黯淡了些许。     
  哭泣似乎让人很易疲劳,昴子沉浸在这之中,不久便沉沉地睡着了。     
  望着她脸上还没干的泪水,丸山的眼神更加黯淡了。    
  "是啊,为什么不是我……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啊…"     
  他抱起昴子,轻轻地放在床上,手温柔地擦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后,又往下滑,然后在昴子粉嫩的嘴唇上停住了。手上感到的柔软触感,让他微微僵了一下,最终却还是把手收了回来。  
  "明明就在我的眼前,我却什么也不敢做。"丸山自嘲地笑了笑。    
  其实丸山也明白自己拉着昴子来他家,是这么多年来的压抑的爆发。只是看着她在那个人身边了,他就已经快要忍耐不住,伪装不下去了。他是嫉妒的,对于可以轻易左右昴子学姐的情绪的他。谁知道,他有多少次看到昴子学姐因为那个人的一言一行,高兴、丧气呢?     
  他想着,暴躁地扯了扯衬衫领子,关了灯,窝在了沙发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  思绪缓缓飘回了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一天。
 
  那是在大一的时候,丸山第一次去学校,就迷路了,找不到宿舍的他被挤在人群中,推推搡搡,空气闷热的让人犯恶。
  她的歌声,却穿透了人群,狠狠地敲醒了他。
  丸山抬眼,凭借着不算矮的身高,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,一眼看见了她。她穿着一身红,那么的显眼,那么的自信。
  只此这么一眼,丸山便明白,从这一刻开始,他的心也许就变的很小很小了,小到只能装下一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