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丸昴】与伪装野兽的猫

作家丸×流浪歌手(杀手)昴

  万年小学生文笔,大家看的开心就好,有什么错误,请一定要告诉我。( ー̀дー́ )

 1.
 "唔,终于赶完稿了!啊,都2点了,还没有吃东西,去一趟便利店吧。"丸山伸了个懒腰,喃喃自语道。
  然后丸山捡了一个人回来,一只小小个子的大叔。
  小个子大叔是他在路边的垃圾堆发现的,醉醺醺的,抱着吉他在深夜的街上旁若无人地高歌。
  唱的真好听的,但是这样下去会被骂吧?丸山担心地想着,莫名其妙地就把醉醺醺的大叔拖回去了。

2.
  涉谷醒来,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。本应该思考为什么会在这里,但头因为宿醉疼到快要炸裂,让他干脆放弃了思考。
  早晨的阳光暖暖地照进来,撒在地上。
  想晒太阳。
  涉谷想着,摇晃着站起身来,想要走到太阳照射范围内。可刚走第一步,他就踩到了奇怪的东西。
  "诶!腿?!"涉谷吓得跳了起来,叫出了声。
  "嗷!好疼!"丸山痛醒,抱着自己受伤的腿哀嚎着。
  "有人?"涉谷惊得后退了一步,接着又往前走了几步,整个人跨坐在丸山身上,手按住了他的胸膛,问道:"你是谁,这是哪里。"
  "诶,我是丸山,丸山隆平。职业是作家。大晚上的,你喝醉了在街上唱歌,会吵到人的,所以我就把你带回来了!"丸山被这个小个子大叔按着,只得乖乖回答回答道,还多了点不必要的内容。
  "涉谷昴。流浪歌手,或者说是无业游民。"涉谷得到回答后心满意足,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职业。
  但是他没有起身,仍然跨坐在丸山身上,眼睛看了一下丸山的家,脸上露出了略略带着威胁的笑容,向丸山宣布。
  "我要住在这里。房租我会定时交的,我要的地方不多,够我睡觉就行。没有意见吧?"
  "诶!额?这样不好吧……"丸山看着这个小个子大叔凶恶的表情,有点被吓到了,但是还是壮着胆子摇了摇头。
  "那就这么定了。"涉谷站起来,高兴地晃了晃脑袋,一副完全没听到丸山在说什么的样子。
  敢情涉谷一开始就没打算听他的意见,但他也不是多强硬的人,做不到把涉谷丢出去,也就只能留着他了。丸山垂头丧气地想着。

3.
  涉谷其实不怎么常待在这里,时常都是三餐时间会回来,吃了饭以后就出去,前后花费甚至不到30分钟。其实一开始他是不回来吃的,后来有一次,吃了丸山的料理,从此以后就次次回来。而且不管吃了多少次,他还是会一脸高兴地说道:"好吃!"
  但是也有过是好几天不回来的情况,而且每次回来以后也都是一脸疲劳,什么也不说就躺下了,晚上也总是深夜才回来。虽然涉谷已经是很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音吵醒丸山了,但是丸山不知为何总是能注意到。
  有时候还会起来给他煮些吃的,但更多的时候,都是假装睡着,感受着涉谷在黑暗中的活动。
  这时候涉谷总会找出医药箱,包扎伤口。丸山是能猜到的,因为涉谷一进来,空气中就会飘着一种涉谷他自己察觉不到的血腥气味。
  在不为人知的深夜。
  他是一只暗自舔舐伤口的野兽。

  但在相处许久以后,涉谷逐渐减少了出去的时间,常常会留在家里弹着吉他唱着歌。
  丸山一定是最忠实的粉丝,无论何时都会认真地听,脸上挂着的温暖笑容渐渐感染了涉谷,于是他开始收起爪牙,露出了自己柔软的一面。
  午后常常可以见到涉谷午睡的样子。
  丸山吃完午饭就钻进了房间写作,现在因为尿急跑了出来,解决完毕。
  丸山从厕所出来,便看见了涉谷在睡觉。
  他躺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地方,整个人蜷成了一小团,还未干的头发分撒在周围,轻悠悠的呼吸一下一下,就好似一根羽毛在逗弄丸山,惹得他心痒痒。
  "Subaru?头发还没有干,不能睡啊。"丸山看着涉谷还未干的头发,想要把他叫起来。
  "嗯……帮我吹干。"
  涉谷翻了个身,迷迷蒙蒙地看着丸山,用着因没有睡醒而软绵绵的声音向丸山撒娇。
  "好!"显然这撒娇是有效而又致命的,丸山感觉自己的心都颤抖了一下,脸在他没有察觉间染上淡淡的粉色。
 涉谷盘腿背靠在丸山身上,一下一下地点着脑袋。
  吹风筒的声音很大,头发被温柔地撩起,可以感觉到丸山的手在头发间隙撩过,这些事情,不知为何带来了丝丝的安心。
  涉谷想着,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。
  他犹如一只猫,向丸山撒娇着。

4.
  丸山又开始写一本小说了,讲述了关于杀手和作家的故事。

  今天作家给杀手吹头发了。

  丸山今天更新了这样的内容。

5.
  "砰!"
  重物倒地的声音让丸山有点奇怪,他走出门,便注意到了涉谷。平时气势汹汹的涉谷,此时却虚弱得不得了。
    涉谷靠倒在门边,衣服染满了血,特别是左腹部,不停在冒血,浓浓的血腥味向丸山扑来。
  "打……"涉谷说着,从裤兜里面掏了一张纸条递给丸山,上面写着不认识的电话号码。
  他手忙脚乱地打了纸条上的电话号码。
  电话一下子就通了,那边传来一个声音:"Subaru你去哪了。"
  "Subaru他受伤了……"丸山努力镇定了自己,却仍然忍不住颤了声。
  "嘟嘟嘟……"
  电话一下子被挂断了,丸山丢下手机,不去想太多。急急地跑去找了医药箱,想要处理一下涉谷的伤势。一掀开衣服,那触目惊心的伤就展现在丸山的面前,而在别的地方也密密麻麻地布着许多伤疤。
  心疼。
  他一直知道,但是他也一直在假装不知道,他其实一直试图逃避涉谷,但如今这个问题就这样摆在他的面前,逼他去思考。
  自己真的能够接受涉谷吗。
  也许已经得出答案了。

6.
 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随着"砰!"的一声巨响,他家的门被踹开了。
  这是丸山第一次知道,涉谷还有哥哥。
  这个男人,一脚踹飞了他的门,然后抱起涉谷就走了。
  只留了一句:"我是Subaru的哥哥,谢谢你长期对他的关照,以后不会让他打扰你了。"
  男人看着涉谷,脸上也满是心疼,是一种能够坦坦荡荡地表现出来的心疼。

7.
  杀手离开了作家。

  丸山更新了这样的内容。

8.
  "yoko,吃不下去。"涉谷此时躺在病床上,看着眼前的食物,脸上写满了嫌弃。
  "hina最近忙,不能给你做饭菜,你勉强也要给我吞下去。"横山看着涉谷,脸上面无表情。
  "谁让你自己冲动了。"他说完,又填了句。
  "……那天很重要,我想在12点前解决。"涉谷沉默片刻,轻轻地说道。
  "有东西想要给别人。"涉谷手中拿着还未送出去的巧克力,想着: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肉麻了,要靠这种东西才有勇气。
  "啧啧啧,hina要是看到会很高兴的。毕竟难得你会这么……好了好了,我不打扰你了,毕竟你还是病人呢。"横山没有继续说完,意味深长地对着涉谷笑了一下,退出了房间。

9.
  涉谷被带回去了。
  丸山经常不能认识到这一点。
  会不小心做两人份的饭菜,然后在等了很久很久以后,才想起来:啊,涉谷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最后只能一个人解决所有的饭菜。
  会在深夜的时候迷迷糊糊醒来,看向涉谷的被子,想:涉谷还没有回来吗?然后突然想起:涉谷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
  想他在吃他做的饭菜时高兴地说:"好吃!"的可爱表情。
  难受时好像猫咪一样蜷缩成一团的样子。
  在炸毛时气呼呼的样子。
  睡觉时毫无防备的样子。
  还有,那一天,他受伤的样子。
  "Subaru,Subaru……"
  这些回忆,全凝聚成了丸山此时的一声声呼唤。
  "Subaru……好想你啊。"
 
10.
  "我回来了,叫我干嘛!吵死了,我爬到窗口,还以为是什么鬼魂,吓得差点从2楼掉下去啊。"涉谷此时如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,跨坐在丸山的身上。
  丸山平躺着,看着居高临下的涉谷。眼眶红了一分,他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红红的眼眶,哽咽着说道:"我以为,你再也不回来了。你不在,我才发现我喜欢你啊。"
  "看我!"涉谷生气了,他掰开丸山挡在脸上的手,大声说道。
  "笨蛋啊你!你做饭这么好吃,我已经吃习惯了这么好吃的饭菜,完全就吃不下别的东西了,所以我会回来的。医院的饭菜超难吃的,hina做的饭也不够以前吃起来那么香了,别哭了,去给我做饭。!"涉谷嚷嚷着,语气很是凶恶,但是脸却染上了绯色。眼睛仍然紧紧地盯着丸山,好似害怕错过他的一丝反应。
  "还有,我也喜欢你。"
  涉谷说完,把一个甜甜的带着一丝丝苦的巧克力塞到了丸山嘴里,紧接着是涉谷的嘴唇吻了上来。
  "迟到的情人节礼物。"涉谷结束了这个吻之后说道。
  丸山忍不住了,一只手放在了涉谷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则放在了涉谷的腰上,紧紧搂住了他,再次吻住了涉谷。
  绵长的吻结束后,丸山的手就不安分地伸进了涉谷的衣服里,但绷带的触感让他立马清醒了头脑,收回了手。
  "maru?"涉谷显然对丸山突然把手收回去感到奇怪,微微喘息着,甜膩的气息在丸山耳边缭绕。
  "你还没有好。"丸山说着,放开了涉谷。
  "笨蛋,只有这种时候才温柔。"涉谷显然略有不满,手主动伸进了丸山的裤子里。
  "弄坏我吧。"他用满带诱惑的话语,向丸山发出邀请。

11.
  杀手回来了,并且和作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 
  丸山今天更新了这样的内容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PS:
  Subaru受伤的那里,因为完全没有经验,所以如果捅到会死,或者不会流好多好多血,就把Subaru当奇迹boy看吧。
  永远不开车的某人。

评论

热度(32)